西部法制传媒网 > 视点•深度 > 法治视点

31年,终于找到你!

作者:郭朝霞 袁飞

7月13日,当 “贠团伟”(现名王某某)走进蔡庄村村委会大门的那一刻,贠智华和张美霞夫妻积累了多年的思念之情,如洪水般宣泄而出,年近7旬的夫妻俩紧紧抱着离散31年的儿子,失声痛哭。

在吉林、浙江温州、陕西兴平三地警方和“宝贝回家”志愿者的紧密协作下,离散31年的家庭终于团圆。这也是兴平市公安局结合公安队伍教育整顿,积极开展“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用心用情用力解决群众困难事、烦心事的生动一例。

“7月初,兴平市公安局的民警打电话跟我说,我丢失31年的儿子找到了,当时我激动得连拿手机的力气都没得了,缓了很久,我才给娃儿的妈说了,我说‘我给你说个事,你身体不好,不要激动,我们的大儿子贠团伟要回来了!’”此后的几天,贠智华和张美霞夫妻俩基本睡不着觉,盼了31年,终于等到一家人团圆了!

回忆当年儿子丢失的情景,张美霞泣不成声。“1990年的农历10月21日,那天雾气特别大,娃他爸吃完饭外出做工去了,我把只有半岁的团伟放在床上,让八岁的大女儿照看,自己到厨房去收拾碗筷,过了一会洗完出来就没见大女儿,想着女儿去上学走了,再看床上,儿子贠团伟也不见了,我的心一下子就绷紧了,四处寻找,询问大女儿也说不知道,从此就再也没有团伟的消息了。”“我现在还记着娃那天上身穿红棉袄,下身穿花棉裤。” 张美霞觉得没有把孩子看好是自己的责任,每当丈夫出去找孩子她就在家里哭。孩子丢失后的几个月,张美霞眼睛哭肿了,因为过度思念儿子,眼睛落下了病。

父亲贠智华回忆:“我和村里人把跟前几个村子的道道巷巷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当天就报警了,所有的亲戚朋友,警察也都帮忙找。我怕娃被人坐车带到外地,家里人就在火车站和汽车站周边寻找了几天,民警还在城里的旅馆、酒店找,还是没找到……”

31年来,贠智华从未停止过寻找儿子,一边务工一边找,四处打听,只要听说哪里有孩子被拐、丢失,不论多远,都要去确认是不是贠团伟。电视上寻亲类的节目每期必看,看着别人家庭团圆,就盼着奇迹也能出现在自己家。

“这几年家里条件好了,父母年纪也大了,但我哥的事一直是他们两人的‘心病’”。贠团伟的亲弟弟贠群伟从小便听父母讲述哥哥被人抱走的事,成年后,他学会了上网,便在“宝贝回家”网上发布了寻亲信息。

2021年3月,贠群伟从“宝贝回家”网站上看到公安部在全国部署开展“团圆行动”,兴平市公安局也对涉拐积案进行清理,于是贠群伟便在志愿者的陪同下,将自己的血液样板采血入库。正是这一次采血,成为最大的转机。


image.png

2021年7月3日,兴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吉林省公安厅推送比中信息,信息显示现暂住在浙江温州市的王某某极有可能为被拐儿童贠团伟。兴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知贠团伟的家人,并请贠智华和张美霞夫妻再次采集血样进行复核。最终,经过血样复核,确认王某某即为两人的大儿子贠团伟!

2021年7月13日,浙江温州警方带着贠团伟从千里以外的浙江,来到了阔别31年的家乡。吉林、浙江、陕西公安民警、志愿者及群众在庄头镇蔡庄村村委会举行了简短而感人的认亲仪式。虽然家乡的语言还有些听不懂,但群众的掌声和一声声“欢迎回家”贠团伟听的真切,他可以大方的介绍自己:“我,贠团伟,回家了!”

“团圆”行动开展以来,兴平市公安局对历年来的儿童失踪被拐案件进行了全面梳理,补充完善相关信息,用好DNA检验这一关键技术,重点对失踪儿童的母亲、近亲属和疑似被拐人员、身份不明人员等开展深入排查,采集信息。同时,警方呼吁广大群众继续关注公安机关的“团圆”行动,积极配合采集失踪、被拐儿童血样检测工作,动员更多失踪被拐儿童父母或疑似被拐人员到公安机关免费采集DNA信息,让更多失踪被拐儿童早日回家。(记者郭朝霞通讯员袁飞)

(编辑: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