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视点•深度 > 法治视点

小甜头 大圈套——网络刷单不可信

作者:董丽君 高虎

提及网络安全,网络诈骗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除了传统的诈骗手法,不知从何时开始,网络上出现了许多“刷单兼职”的轻松副业。看着这些打着“足不出户、日入斗金”“点点鼠标、轻松赚钱的兼职广告,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心动了呢......

笔者从陕西省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违法犯罪中心了解到,现在电商竞争激烈,很多店铺会通过找人刷单的方式来提升店铺的销量和好评率,刷单作为一个电商产业的衍生词,是指帮网店刷虚假交易量,提高商家信誉,并获得一定金额回扣的交易。刷单操作简单、成本低,许多商家为了争取网购平台的考前位置,也会在这方面投入部分资金,同样刷单中存在的漏洞也吸引了一些不法分子的注意力。不法分子主要通过QQ群、微信、微博等发布招聘广告,打着“高薪”“轻松”的旗号吸引目标群体。

2020年6月,西安工作的李先生在一个微信群中无意看到有人介绍京东刷单兼职的信息,“工作时间地点不限,有部手机即可,每天兼职工作1-2小时,日结80-300元...”李先生被这样动人的广告语所吸引,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与对方的派单客服对话,在简单沟通后,李先生按照对方给的工作流程开始了第一次刷单,按照对方要求购买指定物品,虚假收货后五星好评,在完成一系列的操作后,商家返还了李先生之前购买物品的资金,并给予50元的酬劳。

在初尝甜头后,李先生便欣然接受了这份轻松的副业。然后,就在他在第五次刷单后,李先生却并未收到相关的酬劳,购买物品的资金也没有被退还。李先生随即询问客服,客服以李先生刷单操作流程出现问题,导致资金被冻结为由,拒绝返还相关资金。

客服还告知李先生解冻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可以通过继续刷单,缩短解冻时间。而解冻需要连环任务,刷高额的商品返利更高,解冻更快。李先生按照客服的指示,连续刷了几笔金额较高的物品,在前前后后投入5万元后,依旧没有拿到自己本金和酬劳的李先生才发现自己受了骗。目前,案件在进一步办理当中。

办案民警介绍,像上述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一般采取漫天撒网的方式发送广告信息,只要有受害者主动联系,犯罪分子会先对其进行培训,告知工作十分简单,只要在网上拍下指定的商品并付款就能获得不菲的报酬。当然商品货款需要受害人先垫付,订单拍完后会一起支付受害者的货款和酬劳。为了骗取受害人信任,犯罪分子还会晒出他人的兼职收益和付款截图。

当受害人开始“工作”后,犯罪分子会先给些甜头,前几单会按照约定退还购物资金和酬劳,骗得信任,让受害人加大投入,多刷多赚。后面几单开始,犯罪嫌疑人则会因人而异,他们会在与受害人聊天时,诱导受害人透露自己的相关信息,从家庭、生活、工作等多方面入手,以此来判断受害人的“可利用价值”,并决定什么时候收网。

随后,犯罪嫌疑人就会以“任务未完成”“卡单”等各种借口拒绝支付货款和酬劳,并不断鼓励受害人继续刷单,并且表示只有不断刷单才能拿到之前的货款和酬劳。就这样,受害人一步步被诱入刷单陷阱,不少人为了拿回货款和酬劳,便越陷越深。

对于这样的刷单诈骗,犯罪嫌疑人几乎是零投入,因为刷单的回扣,前几单基本是那些有需求的商家给的,而一旦开始收网后,受害人刷单购买东西的网店也都是一些用虚假身份注册的店铺,追查难度很大。而我们身边发生这样的刷单诈骗的案例并不少,诈骗手法也大同小异。2020年3月1日——13日,榆林市公安局接到刷单类网络诈骗警情8起,损失达54.1万余元。5月21日,西安冉女士在抖音上认识了一位网友, 对方以刷单返利的名义要求冉女士向对方账户转账,冉女士先后向对方转账5次,被诈骗共计53783元。5月27日,西安市民杨小姐在微信群内结识了一个自称京东刷单派单员的“微信好友”,后在其指导下,杨小姐开始刷单,后被骗109187元。5月27日,西安市民徐女士收到了一条名叫“邓露露”的发送的兼职招聘短信,在“邓露露”的利诱下,徐女士在网络上刷单,被诈骗6400元。5月28日,西安的姜先生被一“微信好友”以“通过刷单为商铺提高信誉”为由诈骗,诈骗金额4288元。

在采访中,笔者发现网络刷单诈骗的受害群体主要有三类:一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二是收入不高,有大量业余时间的人;三是在家的无业者。而在众多案例中都有一个共同点,各种骗局都主要是利用受害人有兼职赚钱或者以小博大的心理,从小金额尝试的成功刷单交易,到逐渐加大刷单筹码的高额投入,最终获取的不是高额的佣金回报,而是血本无归的惨痛教训!

虚假身份,跨国账号,网络转账,这一系列网络诈骗的特征都加大了涉案资金追回的难度。请谨记,天上不会掉馅饼,网上兼职刷单就是诈骗!请别贪心,被轻松刷单赚大钱蒙蔽了双眼。 刷单、刷信誉等行为已被多部门明令禁止,并非正当兼职,广大市民务必要提高防范意识,谨防上当受骗。(董丽君 高虎)

(编辑:陈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