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文化•生活 > 悦读

老槐树下

作者:​周亚军

  在村口,有棵老槐树,枝繁叶茂,记不清它有多大岁数了。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这棵树有几百岁了。在村子里几辈人千万次触摸下,部分树枝有些枯萎,但是每到春天,满树吐出嫩绿,又焕发出新的生机。

夏日里,村民都爱坐到树下乘凉,聊聊天,唠唠家长里短:谁家新娶的媳妇做家务是把好手,谁家的儿子在外打工挣了钱,谁家的孙子考上了大学……  这些日子,大家的话题都绕到了顾老三家。

有人看见三天前顾老三家门前停了一辆警车,还是外地牌照的。 

于是,有人就猜想,是不是他家的独生子壮壮在外出事了。

有人插话道:“前一阵子,咱村的人在省城看到过壮壮,头发染得四不像,穿着破了洞的牛仔裤。”

有人就感叹:“唉!这顾老三老实巴交的,生的娃怎么一点都不像他。”

有人就听不下去了:“你们能不能说些好听的,别让壮壮他妈听到了,她想儿子想得都要疯了。” 

此时,顾老三的妻子流着泪埋怨丈夫,顾老三愁眉苦脸圪蹴在角落里,一个人抽闷烟。

“都怪你,当初你就不能耐着点性子,娃不过顽皮些、爱捣蛋、功课差了点,你却对他要求太高,把好好个娃给打跑了。还有,好不容易等到娃的电话,你一句‘有本事就别回来’,搞得他真不回家了,儿子的固执就是遗传了你!”

顾老三忍不住了:“怪谁?娃小的时候,还不是让你给惯坏的。”壮壮妈一听,又委屈地哭起来:“这能怪我吗?我同龄人的孩子都读初中了,我们的孩子才呱呱坠地……”

可不?顾老三夫妇没等到儿子回来,却等来了警察。警察带来了他们儿子的消息,让他们喜忧参半。喜的是知道了儿子在哪里了,在做些什么;忧的是儿子和一起案子牵扯上了。 

那年,壮壮跟着邻村的老丁在省城的一家酒店里打工,工作挺卖力的。可后来老丁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竟然偷了店里的东西,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照常上班。这事壮壮虽然没参与,但是老丁的事情他都知道。警察查到了老丁,但老丁死活不承认,警察询问壮壮,壮壮帮着隐瞒。警察从情、理、法方面给壮壮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他终于开口说出了实情。后来,壮壮还帮酒店找回了老丁转卖掉的东西。

找到证物后,老丁无法抵赖了,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办案民警对壮壮格外关心,恰巧他们到壮壮老家出差办事,便专程找到当地派出所,详细了解壮壮家里情况,又找到了他的父母。  

民警说壮壮是个好娃,由于年龄小,性格偏激,过早走入社会,如果经不住各种利益诱惑就会走上歪路。民警劝壮壮的父母把孩子领回身边,让他再多读几年书。民警走后,夫妻俩打算尽快忙完手头的活,在月底前出发。

可未等到月底,派出所的警车又来了。警车从老槐树旁边驶过,停在了顾老三家门口。几个在大槐树下聊天的村民,立马围在顾老三家院外,时不时往里面瞧瞧。很快,屋里传来了壮壮妈哭泣声,虽然哭声不大,但外面的人都听得很真切。有人就面露担忧之色,向旁边的人嘀咕着:“怕是大事不好,壮壮果真在外出事了。”

过了一会儿,民警走出来了,有人上前问:“警察同志,顾老三儿子犯事了?”民警听了先是一愣,转而向村民笑了笑:“你们啊,都想哪去了,人家的娃棒得很,在下班的途中,独自一人在河边救起了落水儿童,后来由于体力不支,受了点伤,躺在医院里,不过现在没啥大碍了。”

“原来是这样啊,这娃可给村里人长脸了,做了好事。”村民纷纷点头赞许。

这天傍晚,老槐树下,围了很多村民,大家都在津津乐道谈论着这件事,一直说到月亮挂上枝头……

(编辑:刘雪)

上一篇: 爱是牵手相伴

下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