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法制 >  案卷在线 > 正文
公司没了 债该谁还?
  好好的合作,合同还没履行完,公司就被注销了,欠下的钱该由谁来还?近日,困扰乌鲁木齐市某广告公司(以下简称广告公司)一年有余的债权清偿问题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合作达成
  
  2015年,广告公司与乌鲁木齐市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贸公司)签订了两份广告发布合同,双方约定广告公司于2015年11月至2016年11月期间在乌鲁木齐市发布某商品广告,发布期为12个月,合同总价85万余元。
  
  广告公司依约履行合同,对商贸公司委托的广告进行了制作及发布,双方约定2016年3月15日前商贸公司支付30%的发布费,即最后一笔合同款,但商贸公司在支付了65万余元后便以经济困难为由拒不支付余款。
  
  后广告公司得知,商贸公司竟已被其法定代表人刘某清算注销。
  
  商贸公司还欠着广告公司广告发布费20余万元,几经讨要,刘某都称与自己无关。无奈之下,广告公司便以刘某作为清算组负责人未按照法律规定通知其申报债权致使其债权未能清偿为由,将刘某告上法庭,要求刘某承担赔偿广告发布费及8万余元违约金。
  
  责任推脱
  
  因经营不善,2016年12月14日,商贸公司在新疆某报刊上刊登注销公告,刘某(清算组负责人)和其他两人组成清算小组负责清理债权债务。
  
  2017年2月4日,商贸公司出具清算报告载明,“截至2017年12月4日,公司债权债务已清偿完毕,剩余资产55万余元,由股东收回。”公司已经没了,刘某认为自己履行了相关法律手续,符合法定形式,公司也是合法注销,在这种情形下,其个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而广告公司则认为,合法注销不能免除清算人对清算错误产生的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商贸公司与广告公司的债务在清算前就已经存在,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商贸公司清算组应书面通知包括广告公司在内的全体已知债权人。
  
  案件争议的焦点就集中在,商贸公司在注销前是否履行了通知广告公司前来清算的义务。
  
  刘某辩称,商贸公司依法经工商部门进行注销,履行了法定的公告及通知义务,公司在注销前就多次以电话方式通知广告公司进行清算,广告公司事实上在清算期间也来商贸公司进行了清算,且拿走价值两万余元的红酒抵账。
  
  对此,刘某提供了一份微信截图作为证据,是广告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其之间的微信对话,用来证明,他履行了通知广告公司前来清算的义务,不存在未通知的情形。
  
  而广告公司则表示,这份微信截图中并未提到商贸公司正在清算,请前来申报债权的内容,对话内容只能表明刘兴推卸还款的意图。
  
  股东还债
  
  法院审理认为,刘某提供的微信截图中并未含通知广告公司前来申报债权的内容,也从未按照法律规定通过书面通知的形式告知广告公司前来申报债权。
  
  在明知涉案债务未清结的情况下,商贸公司清算组就出具了清算报告,确认公司债务已全部清偿完毕,与事实不符。
  
  刘某在《清算报告》中签字承诺,“该清算报告确保真实有效,如有虚报瞒报,由此引发债权债务及相关法律经济责任,由清算组成员承担。”刘某以清算组成员及唯一股东身份签字确认,并据此向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导致商贸公司被注销,广告公司的债权因此无法得到清偿,而剩余资产全部由刘某收回,他应对广告公司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庭审中,刘某认为违约金约定过高。对此,法院认为,商贸公司未按约定履行广告费支付义务,给原告造成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应当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但在其已履行大部分款项给付义务的情形下,按照总价款的10%计算违约金明显高于因对方违约造成的损失,因此按照相关规定对违约金进行了调整。
  
  近日,新市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判决刘某支付广告公司广告发布费20万余元、违约金1.4万余元,该案判决已生效。(王建武 王艺)

责任编辑:许晋璐

  • 走进红色照金 追忆革命故事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启动
  • 航空梦想在沣西“放飞”
  • 暑假 为孩子的安全护航
  • 渭南市澄城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组织民警开展安全检查
  • 西安铁路公安处特警集训在陕西省特警集训基地开训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