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西部法治 >  法治悦读 > 正文
二婶

丰硕

这个灰色的日子和四年前那个灰色的日子惊人般相似,绵绵细雨下了整整一天,如泣如诉,我的心情和这个灰色吻合到没有缝隙。

这天是二婶的祭日,每年这个日子,二婶的孩子们都从外地赶回来给母亲上坟,寄托一份思念。

初见二婶是17年前,我跟着老公回老家探亲。记忆里,那天下着鹅毛大雪,路很滑,天很冷,西北风刮在脸上如刀割般疼。那天我们翻过了一座山,又拐了几个弯,再翻山,再拐弯,一路摔了好几跤,这让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我难以接受。终于,在一道长长的大坡下,老公眨巴着小眼睛,指着上面的窑洞,用自豪的口气告诉我:“这就是咱家。”

我跟在老公后面,气喘吁吁地到了院子里。出乎我意料的是,院子里站了很多人,他们热情高涨,你一言我一语,都在欢迎我夸奖我,让我一时不知所措。

“娃们一路受累受冻了,快点进屋暖暖。”我顺着声音见到二婶,她给我的初步印象是长相一般,微胖的身体穿着小一号的棉袄,显得有点寒酸。

那天,二婶和几个本家婶娘帮着婆婆做了很多的乡间美食,她们边做边聊,二婶时不时回头和我说上几句,问长问短,问我的工作和家里父母的身体。我坐在暖暖的热炕上,二婶走过来拉着我的手给我取暖,回头对我老公说:“侄儿,你找到这么漂亮懂事的媳妇,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人家是城里的,你要好好待人家。”又对我说:“孩子,咱们乡里不比你们城里,咱乡里穷,但人都善良真诚,放心吧,不会让你受委屈,如果侄儿惹你生气了,二婶教训他。”

之后,我对二婶有了更多的了解,从小贫穷的她下地干活,上山种地,是村子里的一把好手。二叔常年在外打工,家中里里外外都是二婶在操持,她把家里地里安排得井井有条,把三个孩子培养得有礼貌识大体。她善良,对长辈孝顺,对乡亲热情,深得大家好评。

我们在城里开店,二婶每次来县城,都会拿东西来看我,她总是笑呵呵地说:“这是你二婶我去年嫁接的梨枣,这是你二叔从新疆带回来的特产葡萄干,可甜了,这是今年地里最大的玉米,你多吃些。”二婶的心意持续了多年,我深深感动了多年。

儿子出生后,我在老家住了一年多。我们家和二婶家隔着一条小路,二婶经常端着饭碗过来串门,她给我讲幼年时的贫穷饥寒,讲她与二叔婚后的艰难,都没住上新窑洞。为了能早点住上新窑洞,二婶种地比别人勤快很多,天不亮就起床,天黑了也不愿意离开,一个季度下来满嘴都是血泡。她一年打的粮食比别人一家人打的粮食都多,加上这几年二叔出远门打工挣钱,日子稍稍有点好转。就在那一年,他们修建新窑洞的计划终于开始实施,所有的沙、土、料都是他们一次次用脊背驮着从长长的坡上运输到院子里,二叔的脊背磨破了皮。我看着二婶背着那么重的灰沙艰难地爬坡,心里泛酸,而我能帮到的就是给他们做点饭。可就那么一点小事,二婶都会说上好几次:“让娃受累了。”

新窑洞终于建好了,住进新窑洞那天,二婶请来了全村的父老乡亲,摆了酒席,买了糖、瓜子、花生、水果,还特意让我老公骑摩托车去县城买了个录音机。那天的音乐悦耳动听,一曲《好日子》二婶让人播了无数遍,大家祝二婶乔迁之喜,而二婶和二叔挂着笑脸却泪眼汪汪。次年,他们的大女儿出嫁,结婚的时候,二婶穿了一件毛领格子大衣,瞬间漂亮了很多。她悄悄对我说:“这是我跟了你二叔这么多年第一次穿新衣服,平时穿亲戚们送的旧衣服。嘿嘿,这次算是享上女儿的福喽。”二婶的话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身上那件小一号棉袄,才恍然大悟。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四年前的一天,老公回来说:“二婶已是肺癌晚期。”我哭了。我和老公说好第二天就去看她,可我们还是没有赶上,就在那天夜里,二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二婶走了,那天下着雨,出殡那天,依然下着雨,我从城里赶回去送二婶,站在雨里,我哭得嗓子沙哑。泪眼中,二婶的身影、笑脸和她端着饭碗睡着的样子,弓着身子爬坡的画面,如同电影般浮现在我眼前。

一晃,时间过去了四年,每次我回老家,看见没有二婶身影的院子,总有一股悲凉涌上心头。坐在门口的石凳上,望着二婶用她几乎耗尽一生的心血修的新窑洞,我泪流满面。

  • 泾阳公安圆满完成2019年泾阳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安全保卫工作
  • 陕西省律师协会举办全省律师行业通讯员培训暨颁证仪式
  • “陕”耀文博会:废钞残渣变文创引围观
  • 西安北750千伏变电站正式投运
  • 西安:做好社区居民的“健康守门人”
  • 背老人回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