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西部法治 >  法治悦读 > 正文
记忆深处的母亲

刘全军

我的母亲是在30多年前去世的,那年我22岁,刚参加工作不久。从母亲合上那双疲惫的眼睑到出殡入土,整整三天都是雨天。三天里,我们全家人的泪水就像天上的雨水,没完没了。母亲活在人世的47年光阴里,始终都是在焦虑和劳苦中度过的,她的神经每日都为一家人的生计紧紧地绷着,如同满弓的弦,超出极限把弦绷断。

母亲一生几乎没有穿过一件称心如意的衣服,没有品尝过一口世间珍馐美食,没有走出过故乡的热土,她把全部的心思和精力倾注在家庭生活里,含辛茹苦把四个儿子拉扯成人,而当苦尽甘来的时候,她却撒手人寰。几十年来,我思念母亲,多少次梦里依稀听到母亲呼叫我的名字,梦醒时我泪流满面。人世间最无私、最崇高、最伟大的情怀是母爱,然而自我22岁以后,再也没有体味到母亲的关爱呵护,我只能在记忆深处思念母亲,只能用苍白的文字来深切缅怀母亲了。

母亲是个农家妇女,娘家兄弟姊妹多,生活艰辛,她从嫁给我父亲那一天起,就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操持家务,从不言苦。母亲是个十足的家庭妇女,相夫教子,一生劳累,砍柴背炭,做工下苦力。为支撑这个贫穷的家,母亲曾走乡串户做过小生意,但她不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做生意赚不了钱,这让母亲暗自流泪。记得每年的腊月里,她都要起早贪黑打饼子,然后到几十里外的集镇上去卖,将自己的劳动成果换成布匹,连夜为我们赶制过年的新衣,而她却没有给自己做过一件新衣服,旧衣服上密密摞着补丁。当我们穿着新衣服跑进跑出的时候,母亲脸上挂满了微笑。

母亲是善良的,见不得别人流泪,每次看见别人遇到伤心事时,她都是眼噙泪花,甚至看了感人的电影,她都要落泪。母亲待人热情,遇到走街赶场的农民,招呼他们到家里歇脚,热情相待。家里难得改善一回伙食,她都要分享给邻里,每次别人家遇到困难,她都热忱相帮。她常对我说:“做人要厚道,你想到别人,别人也会想到你。人活着,不能有害人之心。”她与街坊邻居相处得很和睦,从没与人红过脸。母亲去世的时候,街坊邻居都赶来为她送行,念叨着她的好,为她的早逝惋惜。

母亲文化程度不高,却对子女抱有希望,在她看来,只要是学习需要,哪怕是向人借贷,也要为我们购买书籍。哥哥用过的课本教材,母亲都小心收藏着。夏季,家乡经常遭遇洪水侵袭,奔腾咆哮的洪水眨眼就冲进屋里,母亲嚷着先把书籍转移到楼阁上,她说:“书本书本,生存之本,啥时候都不能丢了本啊!”

高中毕业后,我落榜回家,母亲没有半点数落,反而给我鼓气,劝我不要灰心。我将书一摔说:“考不上大学,读书有什么用!”母亲气极了,说:“没出息,考不上大学就不读书了?人一生要走好多条路,不管是走大路还是走小路,都是有路走的。”我拾起书,母亲这才笑了。现在,我才明白,母亲当时那一笑,蕴藏着多少希冀呀。后来我进工厂做工,工作之余没丢掉书本,参加自学考试,并在两年时间里努力攻关取得大专学历。母亲得知后,高兴地逢人便说:“我家老二是自学成材的。”

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小病久拖成大病,一病不起。弥留之际,她抓住我的手,涕泪涟涟,已不能言。我明白母亲想要说什么,眼泪滚滚而下……母子离别之状,历历在目,让我终生不忘。如今,我时刻感觉到母亲就在身边,我会在每年的清明为母亲扫墓,会在母亲节为母亲献上一束鲜花。跨越时空隧道,我的心与母亲永远连在一起。

  • 泾阳公安圆满完成2019年泾阳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安全保卫工作
  • 陕西省律师协会举办全省律师行业通讯员培训暨颁证仪式
  • “陕”耀文博会:废钞残渣变文创引围观
  • 西安北750千伏变电站正式投运
  • 西安:做好社区居民的“健康守门人”
  • 背老人回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