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西部法治 >  法治悦读 > 正文
我心中永远的案板街14号

张建伟

在我的一生中,遇到过很多的老师,印象最深刻的是王中义老师。祖籍河南的他1941年9月出生在西安市案板街14号一个中医世家,1963年毕业于西安师范学院(现陕西师范大学)物理系,1964年9月来到吴堡县任家沟中学工作,1985年,王老师调回西安,2001年,他在西安市教育学院退休,2018年8月病逝。

那天,我在同学群里得知王老师病逝的噩耗,心好似被利剑击中一样疼,鼻子一酸,泪如雨下。那么善良刚毅的人,终究也抵不过无情的岁月和残酷的病魔。那天,整整一个下午,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戒烟多年的我抽了许多根烟,烟雾缭绕中,仿佛看到了多年前那个在黑板上写字的身影,脑海里浮现出点点滴滴的往事。

1

记得高中时的一个寒假,我们没有放假,为了让我们考出好成绩,假期王老师没有回省城西安。他主动找到学校领导,提出给我们补课。那个冬天格外寒冷,一哈气都会在嘴边结起冰碴。我们除了吃饭休息就是上课,感觉有些枯燥。有一次上完课,王老师把在白纸上抄好的两首歌词挂在教室的黑板上,教给我们唱。刚好这两首歌是我们村的民间艺术家张天恩创作的,一首是《赶牲灵》,另外一首是《跑旱船》。说实话,王老师的嗓音一般,五音也不是很准,但是他为了让我们的学习生活不那么枯燥乏味,非常认真地给我们一字一句教唱。那个冬天成了我记忆里虽寒冷却温暖的冬天,以至于后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听见或唱起这两首歌,都有一股暖流在心头泛起涟漪。

2

王老师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了电视里的影像。如今,电视机很普遍,但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电视机却非常稀罕。那时,我们只是在报纸上看见过电视机介绍,实体东西根本就没有见过。我在吴堡县文史资料上看到,当时上级部门给了吴堡县一台匈牙利生产的电视机,但陕西省内的电视信号根本覆盖不到吴堡,便闲置在那里。后来,这台电视机给了任家沟中学。

记得那是1978年年末,王老师带着我们架设了几米高的天线,天线一头与会议室的电视机连接。打开电视,起初我们什么也看不到,经过反复调整天线方向后,接收到了从黄河对岸的山西发射的信号,让我们这些没有走出过山沟沟的娃娃第一次看到了黑白影像,第一次听到了电视里的声音。

3

1979年元旦,是我人生中很有意义的一天。那天中午吃完饭,王老师叫了我们几个学生,让我们和他一起制作能上天的灯笼,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孔明灯。当时我个子小身体瘦,王老师让我钻进一米多高的灯笼里面,去看纸做的灯笼有没有漏气孔,他和其他同学在外面用纸和糨糊把漏气孔补好。我盼望着夜幕快快降临,看灯笼升上天空。天黑后,我们和王老师一起来到三斋操场,把灯笼下部的破棉絮蘸上煤油点着,不一会儿,灯笼冉冉升空,把学校和周围村庄都照亮了。

4

王老师的批评和教诲让我受益匪浅。上高中时,看似聪明的我其实很笨。有次上物理实验课,我用仪器测试比重,测试完水的比重后,直接从水杯里拔出来,用同样的力度把仪器插入酒精杯,不料想酒精的比重小,仪器碰坏了,我也被吓坏了。王老师看见走过来,把我批评了一通。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仪器很贵,值5块钱。当时的5块钱是我一个月的伙食费,为这事,校委会专门上过会,本来要我赔偿的,王老师在会上说他有责任,没有给学生讲清楚如何使用仪器,所以,学校让我写了一份检查,算是对我的惩罚吧。

还有一件事情,因为我不认真,再次受到王老师的批评和教诲。那时学校没有邮政所,我家是乡政府所在地,有个邮政所。一个星期六,我准备回家时,王老师找到我,让我顺路帮个忙,给他在西安的家里汇十几元钱。他把地址和收款人名字写给我,然后说:“这些钱是给两个亲戚的,你在附言里要写清楚,一个人多一个人少。”我听得糊里糊涂,似懂非懂,急急忙忙去邮政所把钱寄了。回到学校,我把汇款附言里填写的内容给王老师说了一遍,王老师听后对我说:“你把我的意思弄反了,给那两个人的钱恰恰搞错了,我再写一封信说清楚吧。”王老师又给我讲了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提醒我以后谨慎行事。王老师走后,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是个农村孩子,第一次拿这么多钱,第一次填写汇款单,可是由于自己粗心大意没有把事情办好,我很内疚。

这两件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正是因为王老师的批评和教诲,让我此后几十年,尤其是自己从事新闻记者工作后,做人做事方面注重细节,尽量避免疏漏。

5

1979年夏天,我们就要参加高考了,王老师上了最后一节物理课。下课前,他鼓励我们考出好成绩,努力成为社会栋梁之材。最后,他工工整整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西安市案板街14号。

王老师手指黑板说:“这是我家在西安的地址,同学们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那里。”我个子小坐在前排,看见他的眼角有泪光闪动,他哽咽的话语让我们这些山沟沟里的娃娃深受感动。后来,七尺男儿的我多次路过西安市案板街,不由得走到14号看一看,伫立在门口。那一刻,我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毕业时黑板上的那几个大字。

如今,案板街还在,我们尊敬的王中义老师却不在了。然而,王老师和当年的案板街14号粉笔字,却永远地留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

上一篇: 岁月静好品味读书

下一篇: 珍藏童年

  • 西安开放防空洞供民众纳凉
  • 航拍震中双河镇
  • 陕西洛南:铺满鲜花的玫瑰小镇
  • 献血光荣 为生命接力
  • 世界中医药大会第五届夏季峰会院长论坛在陕西举行
  • 第四届安康美食文化节在汉城国际商业街举行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