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西部法治 >  法治悦读 > 正文
五保户王继芳

杨舟平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关中西部农村,生活着一位光棍老汉,是个五保户,名叫王继芳。

我那时正值童年,俗话说“三岁记到老”,何况我早已超过了三岁的年龄。老人很不喜欢我们这些娃们叫他“王继芳爷”,我清晰记得老人曾半笑半怒地对我们说:“崽娃子,叫了王继芳就甭叫爷,叫了爷就甭叫王继芳。”但我们依然当面或背地叫他“王继芳爷”,因为依照我们村的习惯,爷爷奶奶辈老人的名字是不能直接叫出来的,称呼时要在他(她)名字后加个他(她)爷(奶)两字,比如栓娃他爷、秀秀她奶。王继芳光棍了一辈子,无子无孙,所以我们只能叫他“王继芳爷”了。

王继芳的年龄六十来岁,高个,清瘦,留一撮山羊胡子,经常穿一件干净的对襟黑褂、白粗布衬衣、黑色大裆裤、黑布鞋。在我印象中,老人衣服虽旧甚至常有补丁但非常干净,这与当时大多数农村老人不修边幅、衣服脏兮兮形成鲜明对比。他给我们讲《岳飞传》《三国演义》等故事,他看书时戴着圆框石头眼镜,在我们村里属于有文化的人。王继芳说话和气,还会给人看病开药方,但从不收费,好多人过意不去,就给他送些白面馒头、点心、水果糖之类的食品。在那个物资短缺的年代,这些东西很稀罕,王继芳从不吝啬,常将这些东西分享给到他家的客人尤其是孩子们,村民都很敬重他。

我印象最深的是王继芳做饭手艺好,谁家有红白事,都请他去当大厨。他擀面条又薄又匀称,平时吃饭时端一个木盘子,里面放有油泼辣子、盐、醋、蒜泥和菜,他将木盘子放在家门口的桌子上,所不同的是大多数农村人都是圪蹴在家门口狼吞虎咽般吃饭,而他是坐下吃饭,细嚼慢咽。他住的是生产队的房子,院子不大,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和哥哥姐姐常去他家玩耍,缠着他讲故事。

王继芳吸水烟(一种用水烟袋吸烟的方式),当时大多数农村人抽自制的旱烟叶子。我喜欢看他吸水烟,他先含水在口里,吸烟时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水烟吸管弯而细长。

后来我听母亲说,他单身的原因是因为当初家里穷,弟兄多,娶不起媳妇。他原本不是我们生产队的人,是合作化时从外队分到我们队的。在当时,农村光棍老汉还真不少,我记得我们村还有一个光棍老汉也姓王,五保户,我们叫他“王杠”,这是外号。这位光棍老汉年龄和王继芳相仿,因为脾气暴躁,所以外号叫“王杠”。“王杠”老汉生活邋遢,我们曾去过他家,又脏又乱。

王继芳是啥时候去世的,我记不清了,他患病后,听说有个远方侄子把他接走了,此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

现在我总想,在那个物质和精神匮乏的年代,王继芳独身一人,无依无靠,但他热爱生活,爱帮助人。王继芳如果活着,现在应该是一百二十岁左右了。至今,我仍然忘不了他,我认为他虽然是单身,虽然是五保户,可他却将单调、枯燥的单身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上一篇: 珍藏童年

下一篇: 小两口和好了

  • 汉中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组织小学师生到该市交通安全宣传教育基地参观学习
  •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 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枣园派出所人员密集场所进行消防安全检查
  • “携手清四乱”保护母亲河 大荔检察在行动
  • 西安公安严厉打击涉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犯罪
  • 渭南市文明委、渭南市公安局确定每周三为“渭南文明交通礼让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