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西部法治 >  法治悦读 > 正文
难忘春节值班

◇ 张忠艺

我是一名监狱人民警察,在监狱工作了35年。有多少个春节是在监狱值班岗位上度过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少说也有20个年头以上吧,其中2014年春节值班的一件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天我负责组织服刑人员拨打亲情电话。因为是大年初一,申请打电话的人比平时要多几倍。我对他们讲,今天过年,每个人都想给家人拜年报平安,你们事先想好了拣要紧的话说,其他的事情往后放一放,尽量压缩时间,让大家都能跟家里人说上几句话。他们表示理解,也很配合,通话都是热情饱满又言简意赅。

3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先后有80余名服刑人员拨打了亲情电话。我整理监听记录时发现,服刑人员白某的电话打了四次也没有接通。大过年的,家里人怎么会不接电话呢?况且白某打的是他父亲的手机,每次的提示音都是“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我想其中必有原因,于是向白某了解情况。

原来,白某是个入监时间不长的“二进宫”累犯,上次刑满释放后不到一年时间又进来了。第一次犯抢劫罪,第二次犯故意伤害罪,还让家里承担了2万多元的附带民事赔偿。刚入监时他跟家里通过一次电话,向家里要钱要物,他父亲说家里没钱,白某就跟父亲吵了起来。父亲说他长这么大没给家里一分钱,只会花钱败家,一气之下就说不认他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了,让他以后再不要给家里打电话了。白某后悔莫及,他想打电话给父亲认错,可是每次都无人接听。大年初一白某想借着过年的机会给父亲拜个年道个歉,无奈打了四次父亲也不接听。

多年的工作经历告诉我,服刑人员如果失去了家庭的关爱和温暖,隔断了亲情的抚慰,很可能会失去改造的动力,甚至会丧失生活的信心,不仅会增加对他的教育和管理难度,还会给监管安全带来隐患。发现苗头及时处理是值班警察的职责所在,于是我安慰白某不要着急,说我想办法跟他家里沟通一下。

白某离开后,我向值班的监狱领导汇报了此事,领导指示让我先安抚白某的情绪,然后到总值班室来,用外线电话与白某家里沟通。拨通白某父亲的电话后,我自报家门是白某的管教警察,祝他们全家新年快乐。对方礼貌地给我拜年,然后唉声叹气地说,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个逆子,哪能快乐起来啊。我说不管你认不认这个儿子,父子关系都改变不了,这种亲情也是割不断的,再说孩子已经知道错了,你总得给他认错的机会吧。白父问我,娃真的知道错了?我说是的。白父说,感谢监狱警官对娃的教育,也说明这小子还有救。我说只要咱们好好配合,一起帮助他改过自新,相信他会变好的。你看大过年的,让孩子给你拜个年,认个错,好吗?白父连声说好好好,谢谢你谢谢你。

接下来的事情不再赘述,白家父子重归于好,白某从此下定决心痛改前非,提前减刑回归社会。去年8月白某刑满释放那天,白父来接他,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说我挽救了他儿子,也挽救了他们这个家,我婉言谢绝了,说你言重了,不必这么客气。如今白家父子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前几天还打电话问候我,叮嘱我天气冷了多注意身体。

有一首叫《亲情电话》的歌是这样写的:“轻轻拨着,一串串号码,打个亲情电话给老爸老妈。问问远方的亲人朋友你们好吗?告诉你们我也很想家。亲情电话,带我带我回家,知心的话儿说不完也放不下。新生的道路,坑坑洼洼,我再也不怕风吹雨打……”监狱为服刑人员提供的亲情电话,确实能调动服刑人员的改造积极性,发挥直系亲属对他们的亲情帮教作用,配合监狱做好教育矫正工作。而我们值守亲情电话的监狱警察,就是特殊的话务员。热线传递温暖,沟通亲情,守护着万家安宁,维护着监狱安全。岗位虽然平凡,作用不可小觑,因为对于监狱警察来说,教育管理无小事,一时疏忽可能会酿成大错,而处处留心必然会有所收获。

上一篇: 春节

下一篇: 年味飘飘

  • 汉中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组织小学师生到该市交通安全宣传教育基地参观学习
  •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 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枣园派出所人员密集场所进行消防安全检查
  • “携手清四乱”保护母亲河 大荔检察在行动
  • 西安公安严厉打击涉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犯罪
  • 渭南市文明委、渭南市公安局确定每周三为“渭南文明交通礼让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