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西部法治 >  法治悦读 > 正文
年味飘飘

◇ 刘东红

临近年关,趁着周末休息,我回到了大山深处的故乡小住了几日,一则拜望一下几位长辈,二则感受一下生我养我的故乡过年氛围。

清晨,炊烟四起,烟柱在微风的吹拂下弥散开来,小村庄静谧而安详。

学校放假了,农活也基本结束,男人和孩子们睡懒觉,勤劳的女人一大早便开始忙活,又是准备早饭,又是洗衣物,不时地对着男人和小孩絮叨几句。

当饭菜的热气在屋里蒸腾起来时,男人和孩子们才伸伸懒腰起床了,从锅里舀一瓢冒气的热水,洗个热水脸,那幸福的感觉真是美妙。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围绕着过年,女人分派任务。男人的任务是置办年货;女人的任务是蒸馒头、做年糕、做豆腐等;孩子的任务是抬水,给母亲打打下手。

冬日的太阳升起来了,照耀着大地,也照耀着整个小山村。

村口老张家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男人们到猪圈里去逮肥猪,那头猪似乎感觉到了不妙,满院子里乱跑。当猪被围在院子的角落时,男人们一拥而上,有的去抓猪耳朵,有的去扯猪尾巴,有的去握猪腿,把猪按倒在地,用绳子把四条腿捆起来,猪嗷嗷地叫着。屠夫王二挽起衣袖,指挥着把猪抬到桌上,用锋利的杀猪刀朝着猪的喉咙处捅了进去,猪血便喷涌而出,流到事先准备好的大盆里。紧接着,几个人将猪放入冒热气的开水锅里,开始煺毛,然后开膛破肚,除去五脏六腑,用一杆大秤确定了猪的净重。

“张叔、张婶,又能过个好年

了,四百斤啊!”

“好!好!麻烦你们

了,一会好好吃顿猪肉饭。”

张叔、张婶喜笑颜开。

小孩子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新衣服,围在院子周围,高兴地玩耍着、打闹着……

村庄里家家户户忙碌起来。栓娃媳妇带着孩子们在磨豆腐,白白的豆汁顺着石磨的低凹处流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铁桶内;铜瓶婆姨带着孩子们在做年糕,糜子面在阳光的照耀下黄灿灿的;不知哪家在榨油,村庄的空气中弥漫着麻油的香味……我不禁想起苏轼“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的诗句来。

人们不时地说笑着,不时地相互询问着,欢声笑语,人声鼎沸,整个小村庄都处在准备过年的忙碌之中。男人们三三两两去镇上置办年货,身后传来孩子们奶声奶气的声音:“爸爸,记着给我买鞭炮和花啊!”“爸爸,记住要给我买年画呀!”

夜色来临,皎洁的月光下,村头打谷场上的篝火燃烧起来了,锣鼓也敲了起来。人们放下饭碗,纷纷来到广场。一时间打谷场上锣鼓喧天,花花绿绿的扇子舞了起来,红红的彩带飘了起来,陕北大秧歌扭了起来,小伙子、小媳妇、大姑娘一个个扭得春风满面,就连那些老太太、小姑娘们也参与其中,舞得不亦乐乎,好一派喜庆祥和的氛围。年味浓浓,仿佛又把我带回到了记忆中的童年。

离开故乡多年,久居城市,繁忙奔波,竟然让我对过大年感觉迟钝了,总感觉城市里的年味变得越来越淡了。

这几日,身在故乡,远离了城市喧哗,故乡年味飘飘,似乎又让我回到了欢乐的童年,似乎又让我感受到故乡那浓浓的乡情,似乎又让我体会到大山里质朴的柔情。

故乡永远是美丽的,故乡永远年味飘飘。

上一篇: 难忘春节值班

下一篇: 写春联

  • 陕北后生的致富“鹿”
  • 陕西西安:“一喷三防”助丰收
  • 这里最陕亮 | 西安城市形象宣传片——大西安印象
  • 解救受骗男——西部法制传媒网3339.7万阅读量爆红抖音背后的故事
  • 为旅客安全出行“加把锁”
  • 奏响新时代海上和平乐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