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首页 >  法制 >  法制沙龙 > 正文
磨盘村纪事

早年间,磨盘村西是片高地,是从村子城门口那里起,缓缓突凸起来,形成不规则高地。因为是高地,水就十分紧缺,种庄稼就困难了。祖辈多少代,这片地就没人管,地就荒芜了,荒草疯狂地生长着,蒿子草格外多,有几座坟孤零零淹没在荒草中。高地西边是土壕,壕岸边酸枣树生长茂盛,村人把各种垃圾随便往这里倒,塑料袋、破衣服、烂鞋臭袜之类的东西遍地都是。

夏天,那里气味要多难闻有多难闻,苍蝇胡乱地嗡嗡着飞来飞去,冷不丁会跑出一只大老鼠,或窜出一条蛇来,把人能吓死。晚上猫头鹰凄厉地叫个不停,是个狼吃娃没人管的地方。

从这片荒地开始,演绎出磨盘村劳动致富的历史。我们就从那个年代,那个人说起。

生产队那阵子,村里有个叫德祥的人,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他长得又黑又瘦又小,不怎么说话,整天闷声不响的,没事时总拿本书看,平时村人几乎都想不起他来。父母亲去世多年后了,他无力再上学,就离开了学校。他要挣工分养活自己,队长念他年纪小,就让他当生产队饲养员。饲养室共三人,德祥主要给别人打个下手。因为他长得很瘦小,牵高头大马很困难,只能夜里给牲口添个草撒把料,白天到地里割些草。当然德祥没有家,也就睡在饲养室,队里给按女工记分。

他经常去村西那片荒地,割些草喂牲口。那片地草很多,但多数草牲口不吃。有天,他给队长说,他想把村西那片地开垦开垦,种上牲口爱吃的苜蓿。队长听了很高兴,也没太在意,心想凭德祥那单薄的身体,恐怕也就会小打小闹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德祥在那片荒地上做起了文章,日头还没出来的时候,他就扛着镢头和铁锹,尽自己最大努力除草开荒。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瘦小的人,短短几天时间,就开出了一大片地。然后他给地里撒上苜蓿籽,用耙子精心搂着。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他就提着个水桶,到荒地南面水渠里,半桶半桶提到地里,然后用瓢泼着浇。一天天过去了,在村人毫不在意的时候,苜蓿生长起来了。刚生长出来的苜蓿特嫩,那小小的黄黄的叶子,柔软的茎枝,看着那么令人喜爱,给牲口吃怪可惜的。后来,苜蓿竟然长成了,可以下口了。村里妇女散工后,都会到荒地来,跟德祥要把苜蓿吃,他毫不吝啬地满足着大家的愿望,凡是来人他都给揪上一把。德祥看到妇女们拿到苜蓿高兴的样子,内心比喝了蜂蜜还甜。从这里,他好像找到了做人的尊严。

后来,要苜蓿的人越来越多了,可他种的苜蓿有限,没办法就一个劲开荒,种植面积越来越大,但用水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到远地方取水,劳动量太大,他也实在支持不了,就求队长给他派个人,配合他打眼水井。队里派人给他摇辘轳,他在井下一点点挖。三个月后,这水井就打成了,他就一桶一桶从井里打水。苜蓿地有水浇灌了,一亩多地的苜蓿出现在村人视野里,除满足了村民需求之外,也能供牲口享用了。

慢慢的,这块地方热闹起来了,苜蓿花开时节,五颜六色的蝴蝶飞来飞去,蚂蚱藏在苜蓿深处叫个不停,村里的孩子都会跑到这里来,追逐着抓蝴蝶,也蹑手蹑脚捉几只蚂蚱。用麦秆编个笼子,把蚂蚱放进去,挂在自家房檐下,那叫声还很动听。

村民喜欢吃苜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时吃粮食都紧张,谁还种菜呢!再说种不种菜由生产队安排,队长不说,其他人也不会想这么多。德祥想:村民们这么爱吃苜蓿,肯定更爱吃蔬菜了,只是没有条件吃而已。他又寻思着种些蔬菜,他甚至都想到了蔬菜长成后的情景,给张家大嫂两个西红柿,给李家大婶几个茄子,他能想像出她们那高兴劲。德祥是个说干就干的人,为这个愿望他几乎睡不着觉,有时间就在地里挖呀刨呀的。还是在村人不经意间,那菜就长出来了。后来,那一畦畦品种各异的蔬菜成熟了,紫色的圆茄子,一串串长辣子,鲜红的西红柿,还有那绿油油的韭菜、笋子,德祥看着就高兴。

村民跟德祥要菜吃,需求量越来越大,有时德祥看到满足不了大家要求,心里也很难受。队长老婆来菜地次数最多,她一个劲地在丈夫跟前夸德祥。队长也服气了,他从内心深处很佩服德祥,他不但能吃苦,而且肯动脑筋。蔬菜改善了村民生活,队长感到这是件好事,他要支持德祥把菜种好。有天,队长对德祥说:“那片菜地就归生产队吧,你弄个本子,村里谁家要吃菜,就记在本子上,年底生产队统一结账,给你按男劳力全天记工分。”从此,德祥就给生产队种菜了。    菜多了,就会有人偷。德祥想偷菜可能都是小孩子贪嘴,娃们不懂事。那时村民淳朴,大人都知道德祥可怜,种这些菜也不容易,不忍心偷。丢菜事发生后,队长安排人给德祥盖了间低矮的茅草房。房子坐落在高地的正中央,看起来很明显,德祥也算有个窝了。他就从饲养室搬到了菜地。茅草房里空间不大,靠北侧盘了火炕,剩余的空间也就火炕大小。好在德祥的家具不多,几乎是没有。墙上挂了几把割菜的镰刀,墙西用泥巴垒了个小灶,灶上架一口小黑铁锅,旁边放着碗筷,其他再也看不到什么了。

此后,德祥总是闲不住,他把这片菜地视为自己家了,不断规划着,也不断经营着,更不停劳作着:他给高地四周栽种花椒树,给房子周围栽种了椿树、槐树和白杨树;又给土壕里种上了芦苇。多少年过去了,如今花椒树都成了篱笆墙了;树干也都碗口般粗了,芦苇生长得很茂盛,“苇呱呱”叫个不停。这片荒地如今还真有些风景区的意思了。

盛夏时节,天热得如同蒸茏一般,凉爽爽的风吹到这里。傍晚,树下总聚些人,说笑纳凉。后来,村里几个老艺人,晚上凑在一起,拉起二胡,唱起了秦腔,那韵味太独特了。这二胡声弦音很优美,和着节奏明快的梆子声,传遍了村子的每个角落,整个村子都欢乐起来了。消夏纳凉的人多了,有人就给队长建议,让村里电工给德祥家通了电,队长没犹豫就答应了,随后大队部那台12英寸黑白电视机,也被人抬到这里。电视机下聚集很多人,看《排球女将》、《老古玩店》等电视剧,有的站着,有的坐着,说笑声一片。在这静静的夜晚,那电视伴音就分外响亮了。优美的声音伴着村民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德祥的勤劳善良感动了许多人,他受到了大家的尊重,村里的媳妇们时常用笼布包些馍给他吃,有的在井上洗衣服时,顺便把德祥的衣服洗了。更令人村人高兴的,村里张嫂把娘家侄女秀兰说给了德祥,张嫂娘家在北山区,那里相对贫困些,张嫂是逃难到磨盘村的,后嫁到了张家。秀兰能吃苦,看到村人对德祥这么信任,就知道他人品很好,肯定会过日子。再说又是姑姑看准的人,保准没错,就嫁给德祥了。德祥成家了,也能汤汤水水吃些热乎饭了,衣服破了也有人给缝缝补补了,他感到很幸福。一年多后,他们有了个姑娘,起名叫草草,可能是随口叫的,也可能是为了纪念这片荒草地吧!

承包责任制那年,那片菜地和土壕划给了德祥家,一来这片地是德祥开垦出来的,二来村里好地很多,谁还会在意这边角地。再说人家德祥家就在这里,德祥全家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了。村人说只要德祥没有意见,就归他吧!队长对德祥说:“地里那些树归你了,队里其它东西你就不要要了!”

村民们有了自己责任田,各家各户种庄稼了,劳动热情陡然高涨。人们都憋足了劲,生怕小日子落在别人后面,那喜庆气氛荡漾在村子大街小巷。

这年初冬,在村民们不经意间,那片菜地里铺上了白色的塑料薄膜,远远地望过去,像那片土地上降了场大雪。棚是用棍子把塑料纸撑得像窑洞一样。村民们始终闹不明白德祥跟谁学的,闹不明白之后,就是打心眼里佩服。看看那塑料薄膜里捂出的韭菜,叶子又厚又宽,如苇子叶一般。每年春节,一茬茬韭菜给德祥卖了不少钱,起初是德祥用架子车,拉到村西小镇上卖,后来城里人开着车来了,那效益着实让村民们羡慕。

一二年过去了,德祥盖了几间漂亮的砖瓦房。德祥又寻思着打眼深井,水菜水菜,种菜离不开水。好在那时已经是机械打井了,他就把原来的那眼井筒往大扩扩,再把井往深挖,装上了水泵,满足浇菜用水的需要。那时,只要德祥的水井开着,村里的妇女就会到这来洗衣服,树上红红绿绿的衣服,在风中啪啪地抖动着,和着媳妇们张家长李家短的说笑声,德祥就打心眼里高兴。德祥感到自己身上有股使不完的劲,菜越种越好,产量越来越高,也大把大把赚钱了。村人眼红了,就来德祥家要些菜籽,也开始种菜了。他还是那么热心,义务给村人当起技术员了。

从开荒那天起,德祥对这片地感情就很深了。如今,看着自己栽下的树已很高大了,风吹得树叶哗啦啦地响着;看着四周的花椒树,已成了篱笆墙了;那五亩多蔬菜,绿油油的;再看看那茂密的半亩苇子,他比什么都高兴,他更爱这片土地了。他决心精心侍弄这片土地,让它发挥最大效能。德祥很能干,经常看书,学些种植方面的知识。劳作之余,就坐在门前椿树下看书。风轻轻地吹着,他心情太愉快了。有时也会合起书来,抬着看着远方或蓝天上的白云。

他成了种植蔬菜专家,在蔬菜浇水、施肥和病虫害防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后来,磨盘村在县上小有名气了,来村里拉菜的,也知道磨盘村有个德祥了。后来,县委派出工作组来磨盘村,了解德祥种植蔬菜事迹,工作组感动了。他有着乐于助人的品格;有着坚强的毅力,开荒精神很感人;他勤奋学习,自学蔬菜种植技术;他热爱集体工作,把村事看得高于一切。县委书记听后也很感动,那时全县正需要劳动致富方面的典型。随后县委做出了《关于开展向德祥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并在县礼堂召开了德祥先进事迹报告会,县委书记给他颁发了证书,并赠送蔬菜种植方面的书籍,还用红布带系着。随后,德祥勤劳致富的事迹,在县广播电视里连续播放着,他还被邀请到农林学院参观见学。他是村里第一个“万元户”,被誉为勤劳致富的带头人。

县委、县政府出台了“一村一品”政策后,县、乡两级对村民进行了充分动员。磨盘村地理位置优越,地处县城郊区,销路便利;磨盘村有肥沃的土地,有丰富的水资源,有着种菜的基础;磨盘村村民淳朴、勤劳善良,祖辈以农为业,舍得花力气,做梦都想过上幸福的日子。德祥的事迹和县乡工作组的动员,极大的刺激了村民的种菜热情。村民被束缚的手脚放开了,他们可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按照自己意愿勤劳致富了。种菜就成了磨盘村的支柱产业。

磨盘村种菜人多了,来德祥家要菜籽,学经验的越来越多。草草一天天长大了,也上学了,也能给父母帮忙了。姑娘很懂事,与德祥一样有着善心。小孩子放假后,都会跑到这里来,草草就给他们黄瓜、西红柿吃,当然小孩也会帮着除草拔草,摘菜籽什么的,回家时草草还给他们带些菜回去。德祥看得出,牛娃对草草最好,草草给牛娃菜最多。

有次,草草把最好的油菜籽给了牛娃,那年德祥还准备多种些油菜呢,才发现油菜籽让草草给了牛娃了。德祥也很喜牛娃这小伙子,小伙子人很勤快,喜欢琢磨事,还经常与他交流种菜经验,也给他提供好多信息。尤其在种植蔬菜新品种和蔬菜销售方面,比他眼界开阔多了。

每次,牛娃来了,草草也很热情,两人一起拔苗除草、打药施肥,有什么活干什么活,从来也不客气。有时干累了,草草给牛娃从缸里舀瓢水,牛娃一边擦汗,一仰头就喝了下去,那劲头痛快淋漓,看着让人高兴。德祥想,自己老了,他感到这小子保准比他强。

有天,草草对德祥说,牛娃家准备建座日光温室呢!草草又说:牛娃说广播里讲人家东北发展日光温室呢,效益很明显!在温室里,冬天也能种出西红柿来,人家说这叫反季节蔬菜。咱们冬天只能种些萝卜白菜什么的!牛娃家已经盖了日光温室。德祥听到这,心里一惊,牛娃这小子果真出息了,难怪这段时间不来了。他隐隐感到他的霸主地位动摇了,牛娃这家伙跟他果真有一拼呢!原来牛娃给德祥建议过,让他建日光温室,他没在意,结果他自个儿建起来了。草草很高兴,总在他跟前提这事,有天草草硬要带他去牛娃家日光温室看看,他只是含糊地嘟哝了句什么,就拿着锄头走开了。后来草草说,牛娃家日光温室落成后,牛娃利用课本上学到的生物知识,指导着父母亲怎么种菜,怎样防病。牛娃父母按牛娃指导,精心侍弄着菜苗,棚里菜见天就长大了,看着十分喜人。那年冬天下了几场大雪,市场上菜就相对紧缺了。春节时,牛娃家那茬菜卖了个好价钱,着实让村民羡慕死了。

这消息萦绕在他心头,德祥很想去牛娃那里看看,到底日光温室是个什么样子,他感到新鲜,他能想像得出,就是把菜种在温室里。他想冬天他这块地方,日光就很充足,如能建座日光温室,肯定能生长出好菜来。德祥动心了,让草草把牛娃叫来了,牛娃到地里转了转,给德祥建议怎样建温室,说得头头是道。德祥从内心感到,牛娃这小子太有出息了,有知识有文化,人也很勤快,对蔬菜种植知识掌握很多。这几年牛娃家靠种植蔬菜也发了起来,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他喜欢牛娃,看到草草与牛娃走得很近,他老俩口打心眼里高兴。他感到自己老了,对科学知识和信息也掌握得少,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一个冬天的深夜,西北风怒吼着,肆虐的风钻进大棚内,把整个薄膜都吹开了,薄膜如同一面猎猎发抖的旗子,在空中“叭叭”地响着。德祥慌了,生怕薄膜被风吹烂了。这薄膜近千元呢!无奈风太大,德祥死死地抓住薄膜,被甩得左右摇摆,头上还磕了个大包呢!老伴和草草也紧紧抓着薄膜,也被摔得东倒西歪。幸好牛娃赶来了,牛娃是从他家棚里急忙跑过来的。牛娃迅速爬上墙头,把薄膜另一头解开,遂即用土把整个薄膜压在地上。好在这茬菜是美国西芹,也没多大损失。

学校放假后,牛娃和草草担心夜里再起风,就从河滩拉大石头压草帘子用。这期间,草草家要是有重体力活,牛娃都会来帮忙。德祥尝到了温室的甜头,就每年建一座日光温室。眼下,德祥家已有十座日光温室了,规模比牛娃家大多了。在他们的影响下,磨盘村日光温室遍地皆是,到底有多少,也没人统计过。

每年春节,磨盘村就热闹了,村民也更忙碌了。县城里有规模的企业,都会开着卡车,来磨盘村拉菜。他们把印有“磨盘村优质菜”、“磨盘村放心菜”的纸箱子,一车车往外拉,几乎供不应求。

后来,草草和牛娃考上农林科技大学。毕业后,省里提倡大学生当村官,牛娃当上了村长,种菜规模大了,村里注册了“磨盘村蔬菜经销公司”。蔬菜丰收了,需要大量纸箱子,牛娃和县箱纸板厂签订了供货合同;村里建立了蔬菜技术服务指导站,草草任技术服务站站长,兼营菜籽和农药。

牛娃和草草结婚了。他们用学到的知识,指导着村里蔬菜事业发展。不过,现在蔬菜种植、施肥和病虫害防治,还有蔬菜销售,都在电脑上进行着。

村民富裕了,饮食起居大变样了,家家都盖上了新楼房;磨盘村富了,街道成了水泥路,路边栽上了一排排冬青树。夜里,漂亮路灯把个村庄照得如同白昼。如今,走进磨盘村,能明显感受到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气息了。   

前几年,德祥老汉走完了人生旅途,送葬那天,几乎全村人都出动了,整个村子都处在悲痛之中。

村民们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至今还念念不忘又黑又小的德祥老汉。(王展望)

责任编辑:王贝贝

  • 汉中市汉台区办理临时身份证立等可取
  • “开往春天”的列车
  • 西安:社区“四点半课堂”解民忧
  • 汉中:石门美景引客来
  • 延安志丹多部门联合开展食药安全专项监督检查活动
  • 73岁谢奶奶回来了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