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专题

“老汉”缉毒队

作者:记者刘嘉

检查可疑包裹。  

本报记者刘嘉

“他们可是我的王牌!”提起四大队,支队长王晓锋脸上难掩自豪之情,“我们四大队虽然被大伙戏称为‘老汉’缉毒队,但是战斗力却是丝毫不差,比很多年轻民警都强。”

在西安市公安局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里,四大队是专门负责打击物流寄递涉毒犯罪的一支队伍。该大队11名民警普遍年龄偏大,平均年龄54岁,年龄最大的已经59岁,所以被战友们戏称为“老汉”缉毒队。

“国家有难,我们必须向前冲!”

大年初一,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刚回到甘肃老家过年的魏文斌和身为护士的妻子提前结束休假,抛下刚上大学的女儿和4岁的幼子匆匆返回工作岗位。临行前,女儿流下不舍的眼泪。魏文斌拍着女儿的肩膀说:“国家有难,我们必须向前冲!你已经长大了,在家照顾好弟弟。”

魏文斌是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四大队大队长,47岁,是全队年龄最小的。2015年支队成立的时候,他干过治安、刑侦、政工,唯独没有干过缉毒工作的他成为缉毒队的一员。魏文斌理清思路,工作很快展开。针对物流寄递渠道毒品犯罪新形势,他凭着多年的刑侦工作经验,把物流寄递行业阵地控制放在了首位。由他总结起草的《物流寄递渠道涉毒犯罪技战法》,被陕西省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传发全省推广学习。由于工作成绩突出,魏文斌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


这个快递“老哥”不简单

3月17日14时许,在西安市未央区永徽路的快递网点,一个年龄较大的快递“老哥”正在门口整理着三轮车上的包裹。这时,一个年轻人抱着一箱包裹从快递点走了出来,他左右看了看,准备离开。突然,身旁的快递“老哥”一下扑倒了他,还没反应过来,明晃晃的手铐已经拷在他的手上。此时,路边几名便衣警察也纷纷围了上来,短短1分钟,便将年轻人押上了车。

看着笑盈盈把快递制服递还给快递小哥的“老哥”,旁边的路人纷纷露出惊讶的眼神,“呵,这个快递‘老哥’不简单呐。”

这位快递“老哥”叫李铭,是四大队的民警。他从包裹里发现了毒品,便乔装成快递“老哥”,守株待兔,将取包裹的年轻人抓了个正着。尽管抓捕嫌疑人的时候动作敏捷迅猛,但两鬓的丝丝白发,还是透露出了他的真实年龄。  

今年54岁的李铭,名气可不小。他是全支队公认的细心人,从来不把成功抓获嫌疑人当作查案的终点,而是把每起案子都研究透彻。为此,他一个人建起了一套破案数据库,打开电脑,说起一条条案件信息,他如数家珍。正是因为脑子里信息量大、善于研判案情,在队里,李铭往往担任布控、抓捕行动的战术制定者。

2019年7月,李铭作为西安市公安局唯一的选手,前往云南参加由国家禁毒委、公安部禁毒局组织的“红蓝对抗”毒品查缉技能大比武。看着这名年龄最大的参赛老民警将快递包裹一件一件搬下搬上,仔细查验,在他的“火眼金睛”下,一件件毒品、走私品、管制刀具被清查出来,在场的所有参赛民警都被震撼到了。在这次毒品查缉大比武中,李铭凭借突出的表现,被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评为“查缉先锋”。


“我们和毒贩对上就是拼刺刀”

王兰成今年52岁,是一名上过老山前线的侦察兵,荣立过二等功。1989年褪去军装的他又穿上了警服,这一干就是30多年。

“根据物流寄递业的特点,我们从发现线索到追踪抓捕,一般只有两三个小时,一旦我们和毒贩对上,就等于是短兵相接拼刺刀。”军旅生涯,深深地刻在了王兰成的心底。

3月11日,灞桥区电厂附近一个快递点,一个矮个子男子走了进来,“我来取中景小区的货。”

“单号多少?不然整个小区这么多件,我没办法查。”

“单号?哎呀,我忘了,我问一下再说吧。”说完,男子拿出电话,边打边往外走。

此时,正在搬货的“快递员”扭头看了这个男子一眼,轻声说道:“盯住这个出去的人。”这个“快递员”就是王兰成乔装的。该小区的货只有一件,且被查出有毒品,王兰成便一直守在这里。

“他上了门口的白色轿车,暂时没动。”战友回答。王兰成瞄了一眼,门口停放着一辆白色轿车,车上的人正紧张地盯着这边。“把门口的人控制住。”瞬间,两辆车将白色轿车夹在了中间。白色轿车见状,强行撞开后面的车逃离。但没几天,循线追踪的王兰成就和战友们一起,把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嫌疑人抓获。


“医生一直叫休息,可我闲不住”

老民警万月田已经59岁,今年8月即将退休,可他仍选择在一线坚守。疫情来袭,除了队上缉毒工作外,老万还自告奋勇,肩负起检查快递物流防疫物资流转的任务,防止假口罩混入市场,排查防护服等关键物资有无倒卖情况……老万比以前更忙了。

2005年,万月田身患重疾,做了肝、肾、胰联合移植手术。“医生一直叫休息,可我闲不住,在单位跟大家一起工作,我才觉得舒服。”万月田过去是一名铁路公安,当过派出所所长、公安处处长,在领导岗位上干了多年,用他的话说,是一个“老革命”了。来到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万月田除了自己的工作,还主动找事做,跟着大家一起加班加点,全队人都把他当作老大哥。

“穿上这身警服,就要对得起上面的警徽!”这是魏文斌和他的战友们不变的初心,虽然缉毒工作充满了危险。

(编辑: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