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文化•生活 > 面孔

把青春留在照金“红军小学”的陶建刚

作者:黄志 记者 李成龙

陶建刚于2011年毕业于西安文理学院美术学专业,为响应国家中央特岗教师计划,于2012年9月来到了大山深处的铜川市耀州区照金北梁红军小学支教,原打算3年服务期满就离开的他,由于舍不得山村里的学生们,一干就是7年。

今年,陶建刚来到照金红军小学担任副校长。在这个冬天,他为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梦想和扎根基层教书育人的感人故事。

一个选择,一份苦寒中的坚守

201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广告公司从事设计工作的陶建刚看到“中央特岗教师计划”在招聘老师,他果断地报了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铜川市照金北梁小学。

2012年8月,随着汽车翻越过一座座深山,眼前的情景令陶建刚震惊:这座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小学,地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在一块土操场的尽头,矗立着两栋刚刚完工、没有添置任何配套设的小楼,学校只有1至3年级,共33个学生,其中留守儿童居多,大都家境贫寒。由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多数学生上学要翻山越岭走十几里的山路。

陶建刚在走家串户的家访时,看到了许多孩子简陋的家——一个篱笆围绕的小院、一间土屋、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视。孩子们回家后除了看电视,就是和小动物们玩耍。“娃很乖,一直帮我们干活,从不淘气”“娃可怜得很,一年到头见不到爸妈”是陶建刚最常听学生爷爷奶奶说起、也最令他心酸的话。

有了陶建刚这位新老师,孩子们别提有多高兴了,总爱围着他问这问那,听课也很认真,渴望着认识大山外面的世界。可是,接踵而至的是动辄就零下20摄氏度的寒冷、听不懂的方言和吃不惯的饭菜,陶建刚的父母和朋友多次劝他回老家山东工作。

“当时我和陶建刚说,无论你怎样选择,我都要留下来,孩子们的数学课离不开我。。”王芳是陶建刚当年的女友和现在的爱人,从小在山区长大的她深知山里娃读书的不易,上学,是孩子们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

“如果我走了,孩子们可能会面临失学,看到每天翻山越岭来上学的孩子们纯净而充满期待的眼神,我真的于心不忍。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英雄前辈们愿意为革命牺牲,我也愿意为孩子留在山里,帮他们实现梦想。”陶建刚说,照金是革命老区,在红色故事中最令他感动的是在革命前辈负伤以后,群众们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安全送到组织,革命前辈和老区群众的生命时时刻刻交融在一起,就像他与每个孩子的梦想交融在一起。在其他两位年轻老师相继离开照金北梁红军小学后,陶建刚最终决定留下来。

他的坚守,是一连串的创新和改革。作为新生代的老师,陶建刚除了承担语文、美术、道德与法制教学任务外,还为孩子们开辟了第二课堂;为了能够让留守儿童感受到父母的关爱,他组建了一个留守儿童交流平台——在一间配备着电脑、电话,摆放着书籍和玩具的房间,孩子们可以和在远方的父母视频通话,也可以在老师的陪伴下读书和玩耍;为了提升学校的硬件条件、增加生源,他四处奔走,为学校建立了校园网站,争取了教师周转房项目资金,建成了可以容纳110余人的餐厅、可供学生们住宿、洗澡的宿舍,在新教学楼里,他为学生们配置了直饮水机、投影仪和崭新的电子白板。

一封回信,一扇看世界的天窗

2018年5月,学校二年级和三年级的51名小学生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描述了家和学校的新变化:“习爷爷您知道吗?我们学校现在变的可美了,而且已经恢复六年制完全小学了, 这样,我们以后上四年级就不用跑很远的路了,很快我们就能喝上甘甜纯净的直饮水,也可以像城里娃娃一样洗热水澡了,同学们的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

一周后,孩子们收到了总书记的亲笔回信,总书记在信中说:“希望你们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珍惜时光,努力学习,将来做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用的人。”

总书记的回信让陶建刚感受到莫大的鼓舞,更为山区的孩子们打开了一扇看世界的天窗。学校获得了更多来自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资金支持,新建了了教学综合楼、学生宿舍,还增添了先进的教学设施,孩子们还有了走出去看世界的机会,他们研学旅行的足迹走出了深山,来到了北京、上海、江苏等大城市。

“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来到了清华园,那里有全国成绩最优秀的哥哥姐姐,未来我也要来清华大学读书。陶校长说:我用功学习就一定能去清华,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四年级的张嘉欣告诉记者,在研学旅行中,她第一次看到了故宫和北海,第一次见到课本里描述的那波光粼粼又宁静的湖面,闪烁着山里所不曾见过的别样的美。

一份教案,一个爱与尊严的摇篮

“只有亲自体验了,才能理解革命先辈的不易和付出。”陶建刚说。多年来,他借助红色照金优势开展红色革命教育,传承红色基因,形成了特有的红色教育“135”模式,即坚持以红色基因传承为灵魂,开展红色课程、组建红色联盟、发挥红色教育基地,推广“唱、讲、行、育、评”系列活动,在红色传承方面,他每天组织学生唱红歌,每周开展红色故事演讲、上红色教育课,每学期组织师生开展红色研学活动,为红色基因传承埋下了一粒粒希望的种子。

“陶校长说过我很有天赋,有一次我画下了他的笑容,他笑起来很好看,有弯弯的眼睛,高高的鼻子,他的眼镜都在笑。”五年级的柳可欣告诉记者,她最喜欢陶校长的美术课。

“艺术无疑是培养孩子创造力最好的土壤,而创造力决定了孩子的未来,同时,艺术也会激发孩子的感受力、同理心,这是很多美好道德品质的基础。”陶建刚在与留守儿童沟通的过程中,常常鼓励他们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有一次,一个孩子画了一棵没有果实、没有依傍的树,一间灰色的土坯房和一个孤单的小动物,我体会到了他失落的情绪,这让我有机会通过艺术接近孩子的世界,给他带来一点理解和慰藉。”说到教育和艺术,陶建刚诚挚的脸上写着温暖如春的善意。

“陶校长对待学生很慈祥、很温柔也很宽容,学生们和他在一起时都很放松,也更愿意接受他的引导。”语文任课教师刘莎告诉记者,她带过一位淘气的“问题学生”,常常在地上打滚,只有陶校长能“对付”他,因为陶校长常常来和他聊天,教他穿鞋子,提裤子,给他擦嘴、擦脸,这样润物细无声的爱的教育,温柔着每个孩子的内心。

而陶建刚,也会永怀着热腾腾的育人之梦、赤子之心,为这片红色的山区托起明天希望的太阳。(黄志 记者 李成龙

(编辑:许晋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