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文化•生活 > 悦读

邮票《鲁班》勾起的回忆

作者:赵亚勇 



赵亚勇 


  8月24日,中国邮政发行了一套邮票《鲁班》,第一枚的图案为“孜孜学艺”,描绘了鲁班年轻时访得名师后,在山洞中专心研习的场景;第二枚的图案为“砥志研思”,描绘了鲁班凿刻大石发明石磨的场景;还有一枚为鲁班像,图中鲁班手持墨斗,神情坚毅,目光炯炯。
  鲁班,春秋时期鲁国人,是“文圣”孔子的同乡。鲁班手艺巧夺天工,有巧圣、匠圣、艺圣、工圣和百工圣祖的美誉,被称为中国建筑鼻祖、木匠鼻祖。木工师傅们使用的手工工具,如钻、刨子、锯子、铲子、墨斗、规、矩、曲尺等等据说都是鲁班发明的。另外,他还发明了云梯、石磨、风箱、鲁班锁等木石铁器,减轻了劳动人民的劳动强度,提高了效率。尤其是卯榫结构的发明,极大地推动了建筑业的发展。他的这些发明创造影响极其深远,许多工艺现代人仍然在采用,工具也在继续使用。中国建筑工程最高奖被命名为鲁班奖,可见这位伟大的能工巧匠对后世的影响有多大。
  买到邮票后,照例我会先欣赏一番。画面上的木工工具,忽然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文革”时,担任报社领导的父亲因为报纸内容被别人上纲上线,首当其冲地被打倒了。父亲担心他的孩子将来走他的老路,想让几个儿子学一门手艺,将来当个工人,这样就可避免发生在他身上的遭遇。
  于是,父亲买了一套木工工具,请来了木器厂的王师傅教我们做木工活。两个哥哥怎么都不愿意学,只有五六岁的我觉得好玩,便把这些木工工具当成了玩具,自己做起了小板凳。最有成就感的是做了一只小木箱,将连环画放在里面,父亲非常高兴,奖励了我五本“小人书”。可惜,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木工活渐渐失去了兴趣,后来“辜负”了父亲的期望,却拿起了笔杆子。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不放弃,我也许会成为一个技艺精湛的木工,成为像鲁班一样的“大国工匠”。人生不能重来,谁也回不到从前。不过,我现在也挺好,木匠虽然没有做成,人生也还算精彩。比如我喜欢集邮,并从中得到了快乐。

(编辑:法制报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