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视点•深度 > 法治视点

夏日里,民警和他的“好朋友”

作者:本报记者 梁爽 魏鑫
发布:2019-08-10 来源:

吴在东在执勤中。

本报记者 梁爽 魏鑫

朋友是在我们最需要诉说的时候,细细倾听的那个人;朋友是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无私援手的那个人;朋友是在我们人生路上,陪伴我们前行的那个人。   

但今天我们要讲述的是陪在民警身旁的一群特殊“朋友”。

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长延堡派出所民警 刘刚

他的“好朋友”:风油精

作为一名刑警,出去抓人,蹲守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熬夜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夏日里蚊虫叮咬也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这时候一瓶风油精就成为刑警心中最受欢迎的“好朋友”。刘刚也不例外。

“风油精不仅能防蚊虫叮咬,最主要的是还能提神。所里的刑警都是大老爷们,很少能想到这些。真要感谢我们所长王文碧,她是一名女同志,能细心地观察到我们的需求,也了解我们的工作环境。”7月30日,刚从审讯室里出来的刘刚拿出了一直放在警服口袋里的风油精,给记者看。   

去年夏天,长延堡派出所辖区一城中村接连发生两起抢劫小便利店的案件。长延堡派出所高度重视,根据案件发生的时间特点,所里的刑警分别展开蹲守,刘刚就是其中一员。他负责每天3时至5时段的蹲守,这个时间段是一天中人们熟睡的时间,也是蚊虫最活跃的时间。“当时,我和同事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躲在城中村一条狭窄的巷子里,周围还有一些垃圾,苍蝇蚊子乱飞,每天我们都会被叮咬一身的小疙瘩。所长王文碧看见我们这样后,特别心疼,自己掏钱买了好几瓶风油精,让我们随身携带。”

自从有了去年夏天办理这起案件的经验,今年夏天刚一来临,刘刚和同事们就纷纷准备起了风油精。果不其然,这个“好朋友”又一次帮了刘刚的忙。   

7月底,长延堡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辖区有人涉嫌走私贩卖毒品。从第一天中午接到报案到第二天中午将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整整24小时,刘刚几乎没有合眼,当瞌睡一次又一次来袭时,除了那包烟以外,风油精的清凉醒脑让刘刚倍感亲切。

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雁塔大队民警 吴在东

他的“好朋友”:清凉湿巾

7月27日15时许,地表温度已经超过了55度,西安市小寨十字车水马龙。穿着制服的吴在东用标准的手势指挥着过往车辆,而警服背后却湿了一片,皮鞋踩在柏油路上不到两个小时,走起路来就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脱下袜子,脚趾上布满小水泡……

每三个小时一班执勤岗,29岁的吴在东刚刚换岗就赶紧找了个角落从兜里掏出一包湿巾,贴在了后脖颈上。吴在东说:“站在滚烫的路面上,用标准动作指挥交通,双脚上蒸下烤,经常会发生头晕目眩的情况,这时候一片清凉的湿巾就会让人瞬间凉了10度。”当记者手摸到湿巾时,那包所谓能凉10度的湿巾早已是温热的。   

吴在东坦言,随身携带湿巾的习惯,还是源于三年前的一件小事。当时也是正值盛夏季节,西安的高温持续不退。那天,从中午12时至15时,吴在东在烈日下整整站了3个小时。“当时,一直处在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中,好像还没有特别难受,就是觉得头昏沉沉的……”吴在东不好意思地说。直到走下执勤岗,吴在东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旁边换岗的同事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好在一名热心的市民及时扶住了吴在东。一名女士也连忙从包里掏出了一包湿巾,说道:“这是中暑了,赶紧拿几张贴在身上,冰冰凉凉的,能舒服点。”没想到,正是这张小湿巾缓解了吴在东中暑的症状。从那以后,湿巾成了吴在东夏日执勤、巡逻的“好朋友”。

吴在东和他的同事们戏言,他们既是交警,也是烈日“焦”警。吴在东说,温度在变,但初心不会变,即便挥汗成雨、湿透衣衫、晒成黑炭,也要坚守岗位、守卫平安。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便衣大队副大队长 石磊

他的“好朋友”:藿香正气丸

每逢夏季,石磊的挎包里都会装着两瓶藿香正气丸,这么多年一直如此。

为什么要装藿香正气丸?石磊说,还得从很多年前讲起。   

2010年的盛夏,石磊追踪一起系列街面扒窃案。烈日下,石磊被晒得有些头晕,但他没当回事儿,继续沿途寻找可能会拍下嫌疑人的监控。在西五路一家酒店,石磊发现酒店门口的监控探头正对着嫌疑人逃跑时的路线,他一边给队友打电话沟通情况,一边踏入了酒店大门。

也就在这时,石磊的头越来越晕,还没走到监控室,他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手机掉在身旁,电话里传来队友急切的呼唤声。酒店工作人员见状立即把石磊送到医院,经检查,石磊的血压高压已经飙升到190,低压升到了120。医生责备石磊:“本来身体就不好,可不敢这样,要注意休息和解暑!”   从那天起,藿香正气丸就成了石磊的“好朋友”。

“我们干便衣的,经常要骑摩托,隐蔽在人流量最大的地方,藿香正气水有酒精味儿,所以我只能准备藿香正气丸,我和我带的队员谁感觉不舒服了,就赶紧吞一把。”石磊告诉记者,“新城便衣对街面‘双抢’案件,近十年来一直坚持100%必破,而夏季‘双抢’的高发期就是12时至15时。这个时间段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街面人流量、车流量都相对较少,嫌疑人抢完好跑。”   

警情跟着案情走。石磊和队员们要在夏季每天最热的时候,守在康复路、西京医院、三府湾等人流量较大的地方。没有空调也没有车,便衣靠的只是自己的双腿和摩托。去年夏季,西北商贸中心门口发生了多起盗窃外卖电动车的案件,很多餐饮外卖小哥在中午12时至14时的繁忙时间段里,上楼送餐时只将电动车钥匙拔下,不上U型锁,这让嫌疑人很容易得手。为了破案,石磊带领队员们守在现场,在烈日下暴晒几个小时,发现嫌疑人后迅速拼命追赶,实施抓捕。有队员身体撑不住了,抓住嫌疑人后,石磊腾出一只手,从包里掏出他的“好朋友”抛给身体撑不住的队员。

熟悉石磊的人都知道,从事了便衣工作,石磊就成了拼命三郎。“新城区地界比较特殊,有大医院,都是外地来求医的普通百姓;有大型集贸市场,都是来进货的下苦人,被偷的被抢的,都是老百姓东拼西凑的救命钱和辛辛苦苦攒的血汗钱,只要一想到这些,天气再热,我也必须要去街面上守护百姓财物。”   

采访当天,记者随身携带了温度计,温度计最高刻度为55℃,而当时的温度已经爆表。“所以啊,我这个‘好朋友’,可不能断。”石磊举着手上的小药瓶,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