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融媒体

妈妈,我等你回家

作者:孙思艺 高虎
发布:2019-06-02 来源:

妈妈,我等你回家(998203)-20190602083617.JPG

小宝在读妈妈的信。

妈妈,我等你回家(配图)(998170)-20190602083622.JPG

戒毒人员制作的“六一”贺卡。

孙思艺 高虎

“六一”,一个属于孩子们的快乐节日。当大多数孩子在父母的陪伴下,在游乐场里欢笑、在商场里选购礼物的时候,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期盼着,期盼着他们的妈妈早日回家。

“假如我是一名渔夫,那么母爱就是渔竿,父爱就是船。如果没有了渔竿、没有了船,那么我还有什么?妈妈,我等你回家…………”

当王霞(化名)看到儿子小宝(化名)在信中写给她的这段话时,她的眼眶湿润了。“王霞,时间差不多了。”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五大队教导员白笑善意地提醒着。王霞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折好小宝给她的信,转过头,悄悄地拭去眼角滑下的泪水,跟着教导员走出家门。她手里紧紧攥着的是小宝写给她的信,也是小宝送给她的“六一”礼物,更是小宝与她的一个约定:妈妈,我等你回家!

革新 让自己成为孩子的骄傲

王霞今年36岁,是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戒毒人员。今年“六一”前夕,为了让戒毒人员坚定强制戒毒和早日回归社会的勇气和信心,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展了“我和孩子的约定”主题活动。“我们组织了40余名有适龄子女的戒毒人员,通过给孩子写信、制作贺卡及手工作品表达她们的母爱。”省女戒毒所教育矫治科副科长杨琳说。

5月25日,王霞在民警的陪同下回到了老家,见到了牵挂已久的儿子和父母。

拥抱过后,王霞和11岁的儿子小宝紧挨着坐在一起,王霞拿出了自己写的一封信递给小宝,“孩子,这是妈妈给你准备的儿童节礼物,妈妈把想对你说的心里话全写在了信里。”小宝接过信,小心翼翼地拆开,一字一句地看着,眼泪流了下来。

“妈妈知道错了,原谅妈妈好吗?”王霞将小宝紧紧地搂在怀里,一遍遍地在小宝耳边重复着,“妈妈一定会改过自新,你一定要相信妈妈,妈妈一定早点回来。”

在沉默许久后,小宝轻声对王霞说:“妈妈,我等你回家。”短短的一句话消弭了母子间的陌生感,成了母子间最温暖的约定。

“小宝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你看那贴了满墙的奖状。他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说起小宝,王霞的父亲心疼不已,“他知道他妈妈的事情后,性格就变得越来越内向,每天晚上都哭,还经常问我,妈妈啥时候能回来。”

父亲的话让王霞泪如泉涌。“从生下小宝到现在,我真正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不足一年,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现在看到孩子这么坚强、上进,我一定洗心革面。”王霞说。

听到妈妈的话,小宝回到房间,从书包里掏出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心里话。一句简单的“妈妈,我等你回家”,充满了对母亲的期望和思念。王霞说,儿子给她的这个“六一”礼物太重了。

民警也把准备的“六一”儿童节礼物送给了小宝,并提醒王霞该分别了。王霞又一次紧紧拥抱住母亲和小宝,小宝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妈妈王霞,带着不舍。

“我已经67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不知道还能照顾小宝多久,希望你早日走回正道,我们和孩子都需要你。”作别时,父亲拍着王霞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临下楼,王霞的母亲赶上来将连夜纳的鞋垫交给王霞,没说一句话,只是那双已经布满血丝的眼睛,红得更彻底了。小宝呆站在家门口,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妈妈的身影,直到电梯门徐徐合上。

王霞说:“17岁时,我初次尝试了海洛因,之后便深陷其中。有了小宝后,我尝试过戒毒,但都没能坚持下去。那时,我连自己都无法照顾,更别提照顾孩子了,我亏欠他的实在太多了。”因为吸毒,王霞从来不敢去接送孩子,更不敢参加孩子的家长会。她记得,第一次去开家长会是小宝10岁的时候,那次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教室,坐在小宝的座位上,听到老师表扬小宝,她觉得内心充满骄傲。那是她唯一一次去开家长会,之后便再也没去过,因为王霞觉得自己是孩子的污点。

“为了孩子,为了家人,我要戒掉毒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让自己也成为孩子的骄傲。”王霞在给小宝的信中这样写道。

“这是我的人生目标,也是我和小宝的约定。”王霞说。

目标 以后的每个节日都陪孩子过

今年43岁的戒毒人员小芳(化名)是一名全职妈妈,儿子乐乐(化名)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从出生到我进戒毒所之前的10年,他的衣食住行等生活上的方方面面都由我负责。每天上学前,我会帮他削好6支铅笔,把钢笔水灌满。我给他洗衣服、剪指甲,让他从小养成爱干净的习惯。”小芳说。当被问到这样会不会太溺爱孩子时,小芳摇摇头,“我给他取这个名字就是要让他得到最大的快乐和幸福。”

进戒毒所快两年的小芳没有一天不想家。“儿子今年要小升初,在这个重要的人生阶段,我却不能陪在他身边,我真的非常后悔!”小芳擦拭着流下的泪水,“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在戒毒所的这段日子,我一直深刻地反省自己犯下的错误,我要认真地重新规划自己将来。”

在给儿子的信上,小芳特意折了只千纸鹤粘在信上,并在上面写道:“儿子,小升初加油!”在信中,小芳写下这样一段话:“儿子,这是你过的最后一个儿童节,你即将长大成人,你会遇到许多不如意,但你要记住,家是你永远的港湾,妈妈就是为你遮风挡雨的大树。妈妈答应你会早日回家,以后的每个节日,妈妈都会陪你过。”

反省 给孩子一个全新的自己

一张贺卡,上面画着孩子最喜欢的飞机,画着期望孩子开心快乐的彩虹,也写满了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

30岁的张婷(化名)有两个孩子,大儿子9岁,二儿子8岁。“我今年10月份回家,正好能赶上给老二过生日。”张婷说这话时,眼里充满期待。

和大多数戒毒人员一样,扭曲的家庭环境让张婷选择用毒品麻痹自己。“我20岁时,和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丈夫结了婚。性格上的差异,让我们不断产生摩擦,他甚至对我家暴。那时,我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后来在朋友的引诱下,我接触了毒品。”张婷说,“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进戒毒所了。”

受家庭的影响,张婷的大儿子变得十分敏感,被同学欺负也不敢反抗。“他从小跟着我长大,有几次我和他爸爸吵架离家出走,他都跟在我身后,拉着我的衣角,恳求我不要离开他。”张婷的话语中流露着对孩子的思念和担心,“今年过年老大给我打电话时说,‘妈妈你快回家,我太想你了,我每次上课都感觉你在身边给我辅导作业,我考试没考好不要怪我。’我听完强忍着眼泪告诉他,我会好好工作,下次回家就永远不会离开他。”

在戒毒所的一年多时间里,张婷大多时间都在反省自己的错误,思考如何改变自己的婚姻、改变自己。她向孩子隐瞒了自己在戒毒所的事情,她怕孩子认为她不是一个好母亲。“我给孩子们做了张贺卡,和他们约好了,等我回家就会带他们去游乐场玩,给他们买各种礼物。”张婷微笑着,鼓足了劲儿说,“我要给孩子们一个全新的自己,一个健康、乐观、坚强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