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视点•深度 > 法治视点

中国律师的使命

作者:

3146-7B-田文昌.jpg

田文昌(中华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

律师需要以内心生长的使命感迎接一个大时代的到来。

在中国法治化进程中,律师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律师需要做好思想准备,需要以内心生长的使命感迎接一个大时代的到来。从一般意义上讲,律师就是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法律专业人士,做一名专业律师并不难,尽职尽责,依法执业即可。但是,这只是律师最基本的职责,仅仅这样理解律师的职责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相对其他职业,法律服务的内涵要深刻得多,法律服务的意义也要重大得多。律师履职,无论律师自觉还是不自觉,都会承担起一种职业本身赋予他的使命,或者说社会赋予这种职业的使命。这并非夸大其词。

事实上,无论你自觉或不自觉,愿意或不愿意,当你在律师职业生涯中经受过更多的事件和历练之后,你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一种境界,感受到一种不可回避、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责任感会时时压在你的肩上,会萦绕于你的心头,让你无法摆脱。这就是社会责任感,就是一种即使你不想接受,甚至经过内心的痛苦挣扎也无法拒绝的使命感。

律师不代表正义,但律师的工作时刻都与公平正义有关,律师以其职责所要求的特有方式去实现正义和体现正义。法律问题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使律师与社会政治生活和经济生活紧密相连,成为最能感受和维护社会公众切身利益,乃至与民主与法治共存的一种特殊职业。正因为此,律师这种职业群体才能在世界范围成为政治家的摇篮,成为培养社会精英的基地。

律师的使命感是在执业过程中逐步形成和不断加深的。

律师制度恢复三十余年来,中国的律师虽然已经成长起来,但是许多人还处于成长的初级阶段,还在为基本生存而奋斗。这种状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会限制律师更高的追求,甚至会挫伤一些律师最基本的自信心。但是,对于另一些较早生长出使命感的律师,这种状况也会更强烈地激发起他们一种责任感,一种冲动。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一些较早生长出使命感的年轻律师已经涌现。他们在履行基本职责的同时,也发挥着一种社会活动家的作用,甚至也会像战士一样,勇敢地捍卫着法律的原则和职业的尊严。他们正在以自己的行动,提升着律师的地位和境界。他们的出现,以及他们与另一些具有使命感的律师的合流或默契,标志着律师群体的整体使命感已经生长出来。

律师可以是战士,却不应该仅仅是战士。一个感受到自己的社会使命并愿意为之奋斗的律师,应该注意提升自己的目标和能力,因为律师面对的不是普通的战场,而是更具政治色彩、更复杂、也更危险的战场。在这样的战场上,仅凭匹夫之勇是不够的。

律师活跃在法治建设第一线,对法治环境的发展变化感受最深,是最有发言权的职业群体。律师不仅应当以维护司法公正和社会正义为己任,对于推动立法与司法改革也应当大有作为。

如果律师能够在个案推动立法中做出努力,能够在法治全民教育,维护人权和化解社会矛盾中发挥作用,能够从一系列相关的法律事务做起,以自身的努力加快全社会法治化进程的速度…………天就将降大任于斯!

总之,中国的法治建设走过了三十余年,律师制度也走过了三十余年,律师制度和律师群体虽然总体还不够成熟,却已经开始走向成熟了。律师界已经看到了自身的使命,并且开始担负起这种使命。律师界的下一个目标应当是提升能力,调整方式,更广泛、更理性、更有效地实现其远大的抱负。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