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法制传媒网 > 视点•深度 > 法治视点

如果美国网红“法官”在中国

作者:侯明明

5B-侯明明.jpg

侯明明(吉林大学博士研究生)

近日,在网络上有一位美国的80岁“法官”卡普里奥成了网红,此事缘起于这位“法官爷爷”喜欢让受审者的孩子帮他审理案件,比如,一位披萨厨师父亲带着五岁的儿子在庭上受审,卡普里奥“法官”就满带慈祥地把其五岁的儿子叫到了审判席,两人亲切地交谈,五岁的孩子虽小,但是卡普里奥“法官”却视其为独立的人格,表现出极强的尊重和关切,顿时“法官”的那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此审案视频一经流传,便蔚然成风,甚至有人说美国的“法官”是如此的平易近人,一改国人对法官的神秘、呆板、冷酷印象。

但是,果真如此吗?此“法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法官吗?这样的温情真的有利于法治吗?美国的法官都是如此这般吗?

答案在法律人看来也许是否定的。

首先,此位“法官”类似于中国的行政执法人员,特别是交警(笔者在腾讯视频观看的几个审理案件,几乎全是由于交通违章而维持或者撤销罚单),并不是中国意义上坐堂审案的法官。之所以会出现如此不同,主要是由中美两国的权力分配结构以及司法体制的差异所造成的。在美国是一个司法中心主义的权力结构,司法的权力渗透到了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违章罚款;而在中国的权力组织结构中,却呈现出一个“强行政、弱司法”的状态,交通违章罚款的权力并未分配给司法部门,而是分配给了行政部门。所以,此种审理案件的方式改变了社会大众对于法官的以往印象,实属一种角色意义上的误解。

其次,如果法官都是如此这般审案,并不一定有利于法治建设。卡普里奥“法官”在审案的过程中特别注重常识的运用,对弱者施以同情和理解,具有可圈可点之处,但是这种常识必须要以证据作为支撑,否则只是一种主观的逻辑推理,很可能会滑入“南京彭宇案一审判决”的逻辑陷阱;对弱者施以同情和理解是道德情感的驱使使然,但是这种道德情感不能代替法律的审判,毕竟审案不是以道德作为依据,而是以法律作为最后的标准,如果一味的付诸道德情感,很可能会出现法外之地、法外之人的法治危象。(注:因为没有详细的案卷资料,所以只能是依据网络上碎片化的信息得出结论,这种境遇下,结论也很有可能是片面的)

再次,美国的法官并非都是如此,容易误导社会公众对美国法官角色扮演的理解。由于卡普里奥是美国罗德岛普罗维登斯市(Provi-dence)市政法院的法官,其只有有限的管辖权,管辖的多为有限金额的罚金案件,所以案情一般相对简单,处理相对简易。但是,美国的司法体制相对复杂,并非只有市政法院或者城市法院,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初审法院、联邦地区法院、上诉法院以及联邦最高法院,这些法院管辖的案件则是相对复杂的案件,法官审理起来并不是一种“纠问式”的姿态,而是作为一种“旁观者”的心态,观看“控辩双方的对抗”。因此,只有以一种宏观的视野去俯视美国整个司法体系时,才能不会以偏概全,产生误解。

最后,卡普里奥“法官”的温和、慈祥形象对于我国司法公信力中法官形象的建设有所借鉴,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司法公信力处于未然的状态,亟待从形象信任的视角打造司法的公信力,但是中国社会大众对于司法的认同归根结底还是要实现从“马锡五——青天式”这种身份认同转向“法律正义——制度式”的制度认同。只有制度认同下的非身份依附才是长久的和可靠的。

(编辑:)